0502 087.jpg  

用自己做的果醬做的桑葚吐司

 

 

烘焙其實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。任何一道工序都會影響成品品質,因為四處充滿變化,整個過程就變得更加迷人。自從小銀報到以後,手做麵包幾乎包辦了每天的早餐(偶爾,想要出去放風的日子,也是會到外面打打野食...)。為了讓早餐有點變化,也偶爾要供應附近的鄰居、遠方的親友,最近,還多了媽媽與妹妹加入麵包行列,因此,每週大約要做兩次麵包。至於今年以來開始學做的饅頭,截至目前為止,有規律的維持著一週一次/500公克麵粉,甚至,也維持著一週一次手工麵條。

 

 

生活規律進行著,麵包與饅頭也就規律的出爐,漸漸的,我開始養起老麵。說起老麵,大家都說老麵可以增添發酵麵食的風味,然而,「風味」是什麼呢?其實,風味是說不清的,唯有認真同時品嚐過兩種製作方式的麵食後,才能稍稍感受那不可說的滋味。不過,感受過了以後,就會對添加「老麵」的製作方式感到著迷,進而堅持下去。認真說起來,我並不是蓄意、有意識的「養老麵」來用,只是在製作麵食時「留麵頭」。每次操作時,把上次留下的麵頭依比例混入新麵糰內一起攪打,攪打完成後的新麵糰,整形之前,又切一小塊麵頭放入冰箱留待下次使用,就這樣循環養著老麵。因為周末必做麵包,週間會做饅頭,中筋高筋麵粉都有做,因此,我的老麵也就中筋高筋混著養。拿高筋老麵做饅頭,添加的比例不算多,老實說,除了風味比較好以外,饅頭組織的差別並不明顯。拿中筋老麵做麵包,麵包口感柔軟了些,影響不大,甚至還更受家人喜愛。以前妃娟曾在落格上說過,養中筋老麵做麵包也沒什麼不可以,因此,我就安心的繼續這樣做。因為每次幾乎都會把上次剩下的老麵用完,因此,也不會有放太久、麵糰過酸的情況。每次掰開老麵糰,總會聞到一股淡淡的、特有的發酵酸氣,仔細聞還蠻好聞,那特有的酸氣就是風味的由來。

 

 

自從留麵頭習慣養成之後,之後的麵食製作,都添加了老麵。有時候,因為配方的關係,留下的上一糰老麵不免有特殊顏色或是特殊材料,進而影響下次製作麵食時的整體美觀,不過,無所謂,這是家庭烘焙的樂趣與特色。誰知道這樣的組合會擦撞出什麼火花呢!而未知,總是充滿龐大的吸引力。

 

 

 

0502 091.jpg  

桑葚吐司切片。

 

 

近來製作饅頭,除了用上老麵以外,也開始學著以「廢物利用」法來做饅頭。學著在配方內的水裡添加一些「食之無味、棄之可惜」的食材混進去揉成麵糰,比方說:媽媽給的沒吃完的米香、小老虎沒吃完的嬰兒餅乾、已開封吃不完的零食...等,只要不影響配方水分,就統統加進去揉成麵糰蒸饅頭。這樣亂七八糟的配方組合加起來,每次做出來的饅頭味道都不一樣,完全就是僅此一次,想到每個饅頭都是限量款,身分立刻就高貴起來。就我來說,這樣的遊戲真好玩。

 

 

 

0502 040.jpg  

這次配方是伯爵奶茶吐司的老麵+可口奶滋的餅乾4片+一個啃了一半的黑糖香蕉蛋糕+吃不完的巧克力豆

 

 

 

0502 044.jpg

每次都不一樣的即席創作,點心世界真有趣。

 

 

沒吃完的零食再變身,真的是很環保哩!至於味道,還是白饅頭的基底,差不了太多哩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美人咖啡館 的頭像
美人咖啡館

美人天堂

美人咖啡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